• Facebook Round
  • Instagram Round
  • Twitter Round

© 2013 by MODERN MAN JOURNAL

SAUL LEITER

Seeing Is A Neglected Enterprise

「我沒有哲學,只有相機。」掩映的構圖、濃郁的色彩,讓日常所見的每事每物訴說瞬間的永恆故事。從小自學繪畫,後來脫離顯赫宗教家庭,隻身前往紐約矢志成為藝術家的Saul Leiter,每天帶同相機在家附近散步、看報、喝咖啡,隨心拍下街頭片段,卻沒想到在半世紀後,風景會再度顯現出來,震動世界。Saul Leiter說:「地點和對象都不重要,一切在乎你如何觀看。」

 

生於美國賓夕法尼亞州西南部匹茲堡的Saul Leiter,熱愛法國納比派畫家Édouard Vuillard及野獸派大師Matisse推崇備至的Pierre Bonnard,1946年遷居紐約後持續繪畫 (跟Saul Leiter一起半生的模特兒伴侶Soames Bantry也是一位畫家),剛認識的抽象表現主義畫家Richard Pousette-Dart與紀實攝影師W. Eugene Smith卻鼓勵他成為攝影師。1953年,Saul Leiter便已獲攝影大師Edward J. Steichen之邀,參與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MoMA《Always the Young Strangers》攝影聯展,首次展出其彩色照片作品,後來更被譽為「New York School of Photography」流派 (代表攝影家包括Diane Arbus、Richard Avedon及Robert Frank) 重要一員。然而此後數十載,Saul Leiter卻輾轉成為一位Fashion Photographer,作品發表於《Elle》、《Vogue》、《Nova》、《Esquire》及《Harper’s Bazaar》,由於個人偏執 (不喜歡Market Himself) 與經濟理由 (沖晒彩色比黑白照片更昂貴),Saul Leiter的彩色底片便從此隱沒深藏。直至1994年,英國Ilford提供協助,這些1940年末至1950年間的繽紛紐約風光才得以重見天日 — 灰色風雪中的綠燈紅傘、櫥窗反照的和煦陽光、紐約計程車內的紅黃視角、朦朧雨中的佇立身影...... 讓人驚豔的對比反差與完美構圖深深吸引著Howard Greenberg Gallery的持份者,決定立即舉行展覽。雖然展覽大獲好評,卻沒有令Saul Leiter聲名大噪,生計依然只能靠朋友幫助維持。到了2005年,「奇蹟」出現 — 展覽在同樣的藝廊重展,德國著名出版社Steidl創辦人Gerhard Steidl到場參觀後出版《Early Color》一書,其成功讓Saul Leiter終於得到世界肯定 — 2006年於美國威斯康辛州Milwaukee Art Museum舉辦首個個展、2008年巴黎Henri Cartier-Bresson Foundation展覽更一度突破該藝廊的參觀人次,連同Saul Leiter的繪畫、封塵多年的黑白照片作品,亦獲得高度評價。

 

Saul Leiter避免解釋自己及作品,對他來說,出外走走,拍下照片,自然便能學習如何觀看:「我們不知道為何攝影師會把某些東西攝入鏡頭,然而當我們疑惑並注意時,倏然便會有所發現,我們才真正開始懂得觀察。」相較於經典創舉與宏大意圖,Saul Leiter喜歡發掘日常生活中的美麗,拒絕傷春悲秋。「我不是Ugly School的一員。有些攝影師認為只要拍攝人間苦楚,便能回應一些重要問題。我從來不覺得苦難比快樂更偉大。」在喧囂色彩中創造靜謐一𣊬,Saul Leiter看見我們忽略了的都市風景,為世界保存一份永恆的美的快樂。

SAUL LEITER-A RETROSPECTIVE

29 April-25 June 2017

Bunkamura The Museum

2-24-1 Dogenzaka, Shibuya-ku,Tokyo 150-8507

www.bunkamura.co.jp/museum/exhibition/17_saulleiter

IN NO GREAT HURRY-13 LESSONS IN LIFE WITH SAUL LEITER

watch.innogreathurry.com

2017/05/01 UPDATE

Text: Carmen Lee

Image Credit:

©Saul Leiter Estate